虎鲸

爱这世人

B萌请大家加油给chuya和乱步桑投票(´▽`)ノ♪
chuya世界第一可爱【私心】

大妮儿他有这——
——么好(❁´◡`❁)*✲゚*

成为温柔的人很难吗

很难啊

又累又痛苦

哒宰是你吗哒宰(滑稽脸)

百年孤独·上

三尺霜寒:

磨蹭到这个点,真的写不下去了……


状态还是很不行………………


百年孤独删删改改,先是写了七千,删了三千,又写了两千多……


我把写好的前面的部分发出来吧,本子里面我把薄酒和百岁千秋给加上去,这篇就不发上去了,在可预知的情况下,我觉得我不可能把这个故事写到满意的效果,不想把自己都不满意的故事放在本子里……希望大家不要介意QAQ


等我状态好了就把接下来的故事给补完……这个是二稿,不过就发出来的部分我也不满意,so sad


很抱歉了QAQ
【醒来之后被给我通贩的基友批评了一顿,痛定思痛,我决定加个写起来有操作性的小甜饼在本子里面】
【忽然觉得放R18不好还是放岁樱好了……………………】


 


山姥切国広在噩梦中醒来时天还没亮,他下意识地握住手边的刀,刀柄被冷汗浸湿。黎明的黑暗前透出无尽的绵延的意味,仿佛噩梦并未结束一般。


窗外的樱树影影绰绰,樱花还未开,凛冽的风中却带了一些微薄的暖意。冬天就快过去了,而春天就要来临。


山姥切国広翻了个身,把刀抱在怀中,打算再睡,可是再也无法入睡。晨曦的光芒一点点,从蒙昧到清晰照亮了整个屋子,山姥切国広起身开窗,日光倾洒一地,那一刻,他忘记了昨夜的梦。


 


本丸的审神者是一位沉默寡言的女性,极少说话,平日里作战的命令都由近侍压切长谷部代为转达了。但这天的审神者却难得坐在布帘的后边,清冷的声音就这样传到了这边的山姥切国広的耳边。


“你做了什么样的梦呢?”审神者问金发青年。


“记不清了……只记得,是一个很冷的梦。”山姥切国広用手掩住披布的边角,声音有些哑。


“梦到的是冬天吗?”审神者继续问道,“可冬天要过去了。”


“也许是吧。”山姥切国広低头望着席子,看到了泛白的边缘,像是梦中的某个场景,可是无论如何也记不起来了。


“是第几次做这种梦了呢?”审神者的话语里带着审视的意味,分外严肃了起来。


“已经是第五天了……上次去了小田原战场之后就做了这样的梦。”山姥切国広如实答道,“而且,似乎是同一个梦。”


审神者轻轻地叹了口气,从布帘这边推过来了薄薄的金色布片。


“这是护身符,是我托石切丸给我找的,你拿去用吧,”审神者的声音轻柔,很快转为了担忧,“你的灵体极为不稳,再下去可能会有更加不好的事情发生。”


“会发生什么呢?”山姥切国広急切地追问道,他将护身符收好,布帘后边的审神者没有给他答案。


在山姥切国広起身离开之前,布帘里冰冷的声音又传来。


“你的身前身后都是迷雾,你将去往哪里?”


 


山姥切国広将门带上。天空暗沉,只在清晨出了一时的太阳。山姥切国広闻到了空气中明显的湿意,低飞的燕子呢喃着,怕是要下雨了。总记得,曾几何时,哪里的雨前也是这样的。


哪里也下过这样的雨,千千万万的雨水细线一样齐齐淋落,将泥土打湿。明亮的水洼里游过竹节一般细细长长的虫子,被从叶片上滑落的雨水啪地打落。不只是叶,不只是虫子,还有青灰色的瓦片,翠绿的石台,墨色的湖面,和一双碧色的眼睛。


手指上冰冷的不只是雨,还有什么。山姥切国広这才忽然发现他拿出了他的刀,湿湿的雾气沾在洁净如新的刀上,接着雾气凝结成了水珠,在刀尖聚集,最后滑落。是下雨了。铺天盖地的雨自灰白的天幕淋落,山姥切国広站在雨中,他收起他的刀,在冬末未衰的草丛中前行,他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他会走去哪里。他走得很快,最后几乎是奔跑,不停地奔跑,好似要奔跑到世界的尽头。


可睁开眼依旧是被滂沱大雨笼罩的世间,山姥切国広觉得累了,他要往回走,可怎么也找不到路。他偏离了最开始的路太远,在这废弃的荒草丛生的庭院里,他毫无头绪,以为是命运带他来这儿。


天幕逐渐昏暗了下来,一时间眨眼明亮,重又黑暗,惊雷一声乍响,与什么一道落下,山姥切国広侧身,满脸风雨。春雷都响了,春天是真的来了。


山姥切国広在亮光里望见迷雾里古色古香的庭院,原来他并未走远,甚至像是原地踏步了。光秃秃的樱树湿亮亮的,山姥切国広眺去,居然真的看到了摇曳的早开的一朵樱。像极了一场梦,山姥切国広往前走去,驻足在那朵风雨中将早逝的樱下。


“这可是今年春天第一朵樱花啊。”山姥切国広轻声说,雨水落在他的睫毛上,一眨眼,就落了下来。


 


山姥切国広再次醒在凌晨,黑夜中只剩下屋檐漏雨的声响,雨已经停了,天还迟迟未亮。今次自然也做了梦,只是大多数的内容都已忘记,却终于记起了一点点。山姥切国広于虚空中伸出手,握了握,不曾忘记的是在梦中执意想要留住的那一部分。


他握到一个人的手,比自己的大,温暖干燥,散发着冬日雪下松的气味,如今春天来了,梦里是春天,那个人身上还有雨天樱花的味道。他不想称作这个梦是噩梦,是因为梦见了这个人。


他梦到这个人拉着他的手,穿过层层叠叠的花与波光粼粼的水,他们不停往前跑着。从天色未明到暮色渐起,再到月升星落,一直到了太阳再也无法升起的永恒的黑暗里,这个人牵着他的手,就觉得一切不那么可怕了。


山姥切国広不禁露出了一个别扭的微笑,这个微笑很浅很浅,一阵风从掀起的帘子里吹了进来,他打了个寒颤,裹紧了身上的被子,这个微笑就完全消失了。


手中是粉碎的柔软的布块,是审神者送给他的护身符。


 


几个时辰后,那碎掉的护身符被拼凑完全,放在了审神者的面前。


审神者沉吟许久,才出声:“还有什么怪事发生吗?”


“我说不清楚,”山姥切国広处在迷雾的正中央,一无所知,“但是我总觉得有看不见的东西在追杀我……”


就在一个小时之前,山姥切国広在走廊上与加州清光交谈时恍惚出了神。周遭场景悄然变换,浅粉的花瓣吹拂到眼前,被一阵风给斩成两段,一并削成两段的还有垂在眼前的金发,缓缓垂下。只差一点,被削断的就不仅仅是头发了,还好……这么回忆着的山姥切国広对着笑面青江点了点头,笑面青江回以莞尔一笑。


“山姥切说怪事是从他从小田原战场战斗之后回来才发生的……听说那天也是下了雨,是不是遇上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又或者……”三日月宗近欲言又止,他掩住嘴唇轻笑道,“被过去已然消逝的幻象蒙蔽?”


山姥切国広面色一沉,却没说出反驳的话来。


心直口快的陆奥守吉行也开口了:“那一天你消失了好一会儿,俺都吓了一跳,还好最后你还是出现了……俺还担心了很久呢!”


山姥切国広不好意思地说:“抱歉,让你担心了。”


“所以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审神者将破碎的护身符一一捡起,“为什么擅自离队?”


“我……”山姥切国広的脸色不是很好,许久之后,等大家都意兴阑珊的时候,他才一字一句地说,“我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关键点就在这里吧?”笑面青江轻笑道,“也许是被什么难缠的东西缠上也说不定呢?干涉记忆,扰人梦境,又在黑夜里埋伏,你说总觉得有什么跟着你,也许都是同一件事,同一个人。”


“就只记得……一直在跑,在小田原城的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落单了,然后一直在跑……等我跑出来时,大家都在眼前了,谁也不知道我去了哪里。”山姥切国広比谁都要困惑。


“你曾经去过小田原吧?”这回是三日月宗近说了,他睁开眼,眼里一轮金色弯月,“我的意思是,你曾经是住在小田原的刀……”


这回轮到众人愕然了,因为山姥切国広从来没说过他有这种过往,所有人的视线落在蒙着披布的金发青年身上。


山姥切国広露出他披布下的眼睛,是春日的新绿:“在我很小的时候,的确住在小田原城。”


 


这夜的狂风暴雨在窗外肆虐,又是一阵轰隆隆的春雷,闪电划破黑暗的刹那将不够亮堂的房间照得透亮,黑暗中的影子也瞬间难以遁形。山姥切国広转过身去,影子摇摇晃晃,像是长了触角,要将人都吞没。


醒来的山姥切国広望着灰蒙蒙的窗户,他从胸口拿出什么,是与上次一样的,碎掉的护身符,是审神者昨夜给的第二块护身符。


“似乎越来越扑朔迷离了……”在房梁上倒挂着被发现只得跳下来的鹤丸国永托腮说。


“但昨夜的我,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我终于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梦了!”房间正中央的山姥切国広说,是从未有过的坚决,“主上,请允许我回到小田原城,亲自看看。”


几乎是立刻的反应,审神者沉声道:“不行!”


“山姥切君是想回到这段历史之中,而非是前往溯行军盘踞的小田原战场吧?”一期一振摇了摇头,“这很危险。”


“我说了不行就不行。”审神者的态度也是从未有过的坚决,她站起来,走到山姥切国広的面前,仰起头,“一定还有其他的解决办法……我一定会找到的,相信我。”


“可是……”石切丸表情凝重地说,“山姥切君作为付丧神的灵体已经极为不稳,如果不尽快把事情源头给解决了的话,灵体很有可能会灰飞烟灭,更有甚者会碎刀。”


“我一定会安全回来的!”山姥切国広再次请求道,语气低沉而恳切。


“让我再想想。”审神者挥了挥手,让所有人都出去,只留下山姥切国広一个人。


 


还没到晚上,房间内却昏暗,审神者点上了灯,坐回席子上,倒了一杯茶,推给山姥切国広:“告诉我,你究竟做了什么梦,你非要回去看看梦里的情景?”


“我梦到了……我在跑。”山姥切国広重复着这句话,他还想说什么,可欲言又止。一时间房间里万籁俱寂,灯影中茶水波光粼粼,影影绰绰,照着灯光与碧色眼睛。


“我被一个人牵着,但是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跑,那个人为什么拉着我跑,有什么在追着我们……但我肯定那是真实存在的历史,而不仅仅是梦境。在做这个梦之前,我的记忆里没有这个梦的存在。”青年的声音低低的,犹如地底暗河。


“那个人是谁?”风吹起审神者的面纱。


“……山姥切长义,我是因他而生的刀。”山姥切国広抬头,风也掀起他一边的披布,让他的脸显露在金色的灯光下,如同山川,如同河流。


灯火明明暗暗,影子晃得厉害,端坐着的两人却纹丝不动。


 


山姥切国広独自一人沿着长长的走廊走去,风吹过的地方掀起碎叶,夜樱于月下灯下摇曳,走近了有鸟急促拍打的声音,像极了许多年前小田原城-的春夜。


小田原城的春夜和如今本丸的春夜并无多大差别,山姥切国広依稀记得的是小田原城雨前的湿意和久晴之后大地被晒得暖洋洋的味道,山姥切长义身上始终带着花与水的气息,冬日的雪松,或者春日的雨樱。“我要回去见你了。”山姥切国広望着黑夜里自己暗淡的影子,一切都寂静下来了,只剩下他的呼吸声与风声。


暌违多年,除却梦境,我们将再次遇见。


 


今夜,山姥切国広最后一次做这个梦,他可以好好地做梦。他如往常那样走到了小田原城光秃秃的樱树下,樱花还没开,雨却下了起来,下得很小很小,只是沾湿了衣角。山姥切长义从第二棵樱树后面走出来,在见到山姥切国広的刹那脚步快了起来。


“走吧,国広。”梦里的山姥切长义伸出手,山姥切国広也伸出了手,两只手牵在一起。山姥切国広看到了自己的手,小而稚嫩,他仰起头,望见山姥切长义长长的金发笼罩在雨的湿意里,他把脸蹭在山姥切长义的背上,鼻子够到那湿软的金发末端。闻上去有雪的气味,冬天还没过去。


“长义哥哥,”梦中的山姥切国広显然无法被梦外的山姥切国広控制,他自顾自地叫着山姥切长义,以亲昵毫不见生疏的叫法,“长义哥哥,长义哥哥!”


“嗯嗯嗯?”山姥切长义连忙应道,“怎么了?”


“樱花为什么还没有开呀?”山姥切国広苦恼地抱怨道,“不是说立春都过去了么?春天不是来了吗?”


“花开是着急不来的,”山姥切长义哑然失笑,“樱花虽然没开,但是江边的梅花开了呀。”


“梅花都看腻了,每天都看……长义哥哥只顾着捡花酿酒,让我自己玩!”山姥切国広生气了,小孩子总是很容易生气的。


“梅花酒很好喝的!”山姥切长义摸摸脸,他心虚时就会这样,“等梅花酒酿好了,你就长大了!”


“真的吗?”山姥切国広一下子不生气了,小孩子也很容易就释怀。


“真的啊,”山姥切长义笑起来时眼睛就像弯弯的月亮,“等你长大了,我们就……”


“好噢!”梦中的山姥切国広也不知道听到了什么,双手一下子举得老高,长长的袖口褪到手肘,被山姥切长义给拉了拉好。梦外的山姥切国広听不清山姥切长义究竟讲了什么才让梦里的山姥切国広这么开心,却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梦似乎长无尽头,山姥切国広以局外人的身份参与这场本该是他为主角的梦。幼年的自己跟着他的长义哥哥满世界游荡,他们走着,他也走着,他在幼年的自己的身体里,他的一生在这个时刻空空荡荡,于是他的心也无比豁达。自长大后,他再也没如此轻松过。


而梦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变了。


 


梦中的小孩变为少年,依旧叫着山姥切长义为长义哥哥,他们从冬夜走到春夜,然后某一刻,山姥切长义再也没有转过头微笑,也没有拿出一串糖苹果递给身后的人,他只是往前走,最后变为了一个黑色的影子。


“长义哥哥,长义哥哥。”少年呼喊着这个名字,可长义哥哥不说话,只是往前走着,不管不顾地把他拉得踉踉跄跄,哪怕少年想要停下,也不能停下。


少年绝望地回过头,发现枝头樱花开了,一瓣樱落下来,被仿佛是利刃的风劈成两半,那分成两片的落花飘悠悠地坠落在少年的眼前。


梦外的那位山姥切国広在梦中猛然惊醒,可他退无可退,风中的杀意陡然满涨,又一朵花被斩落,垂在边上的发丝应声而断。


再下去会死掉,死在梦里,得醒来。


醒来!


 


山姥切国広在床褥中大口喘气,朝霞绵延千里,他的房间被一千零一里的朝霞照满,却依旧无法驱散他在梦中命悬一线的恐惧。穿衣拿刀时手依然在发抖,山姥切国広却记不清山姥切长义的眉眼了,只记得他很美。


“你只能去看看,而不能试图改变历史,不然你就无法回到这个点……将永远迷失在历史之中,无所谓生,也无所谓死了,”审神者对山姥切国広做了最后的劝告,“那样,你就不存在了。”


“我知道了。”山姥切国広单膝跪下,对着审神者道,“如果我回不来,就当我消失了吧。”


审神者愣了愣,没有再说什么了,她立在那儿,身影像一朵雪白的落樱。


TBC


一稿时的片段,我还挺喜欢的,但是后来删了,这里放一下。


大家应该知道原本是在哪里的位置……


片段一


山姥切国広在亮光里望见迷雾里古色古香的庭院,原来他并未走远,甚至像是原地踏步了。走廊上的乱藤四郎朝着他招手,药研藤四郎则举着伞走了过来。


“去了哪里了呢?”药研藤四郎很是疑惑,“雨下得那么大,有什么着急的事情吗?”


“不小心迷路了。”山姥切国広低声回答。


药研藤四郎没有说什么,他将伞举到山姥切国広的头顶,为他遮挡了些许风雨。山姥切国広早已湿透,也不差这么一点风雨。


山姥切国広忽然抬头,继而喃喃道:“樱花开了吧。”


药研藤四郎笑了:“虽然过了立春,但樱花还未开。”


山姥切国広笑着摇了摇头,药研藤四郎往樱树的地方望去,居然真的看到了摇曳的早开的一朵樱。


像极了一场梦,山姥切国広往前走去,他离开雨伞的遮蔽范围,驻足在那朵风雨中将早逝的樱下。


“这可是今年春天第一朵樱花啊。”山姥切国広轻声说,雨水落在他的睫毛上,一眨眼,就落了下来。


 


片段二


理所当然被压切长谷部训斥了一顿,山姥切国広一一接受了。压切长谷部话语中既有作为审神者代理人的责怪,也有作为好友的关心,他差不多是和山姥切国広一起来本丸的,两个人虽然交流不算多,但是在战场上分外默契,几次危急时刻都是由两人共同合作才转危为安。


“总之好好睡一觉吧,烛台切会说要为你煮上一碗汤,你喝了再睡。”压切长谷部转身离开,留房间里拿毛巾擦头发的山姥切国広。


敲门声在片刻后传来,接着烛台切光忠端着一碗汤进了房间。


“谢谢。”山姥切国広是不善言语的人,能做的也是把汤一口不剩地喝完,并放回盘子上。


“听说你一直做噩梦?”烛台切光忠将盘子放在窗台上,关切道。


“也许不是……不是噩梦也说不定。”山姥切国広低声辩解,他说不清。


“噩梦和普通的梦,和幸福的梦,是有一定界限的吧?”烛台切光忠挑眉。


“可是,那也是一个充斥着令人安心气息的梦,像你从始至终都未离开过的一个地方一样……一切都是熟悉的,烛台切,你会觉得这种梦是噩梦吗?”山姥切国広一字一句地说。


“如果真的如你所说,你会因为这种梦感到不安吗?”烛台切光忠勾起一个浅笑,他端起盘子就要离开,“这其中一定有什么是可以称得上噩梦的因素存在……”


“请……请等等!”山姥切国広叫住了正要走出门的烛台切光忠。


“什么?山姥切君?”烛台切光忠笑容一如往昔。


“你知道……吗?”山姥切国広没能将那个名字说出口,仅仅是想起,心中就有什么仿佛碎了一样。


烛台切光忠歪了歪头:“什么?”


“没什么,”山姥切国広迟疑道,“路上小心,谢谢您的热汤。”


烛台切光忠也没说什么,他只是嘱咐着房间里的灯应该要再亮些,不然会看不清楚。


看不清楚什么?山姥切国広不明白。狂风暴雨依旧在窗外肆虐,又是一阵轰隆隆的春雷,闪电划破黑暗的刹那将不够亮堂的房间照得透亮,黑暗中的影子也瞬间难以遁形。山姥切国広转过身去,影子摇摇晃晃,像是长了触角,要将人都吞没。


片段三


大概推测出了事件源头的本丸依旧没有轻松多少,审神者这回又给了一个护身符,而且让山姥切国広尽量记一下关于梦中的内容,也许可以对破解这一谜团有帮助。山姥切国広一一应承下了。也由于这个原因,本来要去往小田原战场守卫历史的任务暂时搁置下来了,审神者决定先进行其他方面的任务。


怪事依旧,山姥切国広总觉得他被什么紧紧盯着,但是转身却什么都没发生,也许只是一片落叶垂下,地上投下的一只鸟的影子,也许只是一位战友从身后经过,有人叫住了他的名字。


“你又在发呆了哦,”加州清光拍拍山姥切国広的肩膀,“是在赏樱吗?”


“嗯,樱花开了呢。”山姥切国広抬头,望见抽出了枝条的樱树,上面粉白盈盈,樱花几乎是一夜之间绽放的。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大多数时候是加州清光提起的话题,山姥切国広简洁地回应着。山姥切国広望着加州清光分外好看的面容,就这样恍恍惚惚地出了神,太阳被一片乌云遮蔽,周遭暗淡了下来,耳边由远至近地传来了呼呼的风声。


樱花慢慢凋谢了,浅粉的花瓣吹拂到眼前,被一阵风给斩成两段,一并削成两段的还有垂在眼前的金发,缓缓垂下。


山姥切国広想要后退,但是他无法后退,看不到的如利刃的风行至眼前,他动不了,只能极为惊惧地闭上了眼。


但一只手接住了那两片花瓣。


是戴着手套的手,主人微微一笑,一双两色的眼瞳进入了山姥切国広茫然的视线里,再逐渐清晰,是金色与红色的眼睛。


接着进入耳中的才是加州清光抱怨的声音:“怎么突然就发呆了……跟我聊天就那么无聊吗?”


笑面青江将手收回,对还没回过神的山姥切国広微微颔首,转身离开了。


而山姥切国広低头望去,看见自己脚边一缕金色的碎发。他稍微抬起手,垂下的披布将碎发给遮住,才对加州清光道起歉来。


“……如果你不回来,我就当你死了。”


“我知道了。”山姥切国広单膝跪下,对着审神者道,“如果我回不来,就当我死了吧。”


“我的意思是!”审神者应该是生气了,她跺了跺脚,最后才咬牙挤出一句,“不管怎么样,我不管你在那边看到了什么,你都给我回来!死也要死在我的面前!听到了吗?”


山姥切国広愣了愣神,最后才点点头答应,他抬头,看到了审神者拉下了面纱又很快拉上,是一张出其年轻的女性的脸,只是脸上有一道纵向的狰狞的伤疤。


“我告诉你我最大的秘密了,作为交换,你也把你的故事告诉我,所以你要平安回来。”审神者的语气却很轻松,似乎那没什么大不了似的,“才能完成这个约定。”


片段四

AC沁园春

墙头于我如浮云:

育碧风潮,千里bug,万里基佬。 望大洋内外,德华抛锚,巴黎上下,拿皇登高。刺客圣殿,千年凭吊,一代更比一代骚。须晴日,看太爷洗澡,分外妖娆。

团长如此多娇,引阿基里斯闪了腰,惜阿泰伊尔,水性糟糕,色鬼挨揍,就一骚包,一代天骄斧头康纳,只识逮着查李薅。俱往矣,数刺客信条,雪伊家猫。 


猿美旧粮挖掘机三号机part4

猿美旧粮挖掘机:

继续打广告~欢迎大家参加7.20八田美咲生贺活动


强调下参与方式:参加活动时,除伏八tag外,记得加上#八田美咲生日快乐#的tag。


感谢参与的你们.(๑>؂<๑)۶达成7200不是梦!




依旧是阿虚太太


太太自己整理的tag见个人文选(2012-2016)






自虐之詩:日剧捏他。深爱着八田MISAKI,跑去借桥本MISAKI的碟片看的伏见。



從一開始就不沾染任何能寫進連續劇人物設定的特質,粗魯又遲鈍,總是吵吵鬧鬧、衝動魯莽、可以說是毫不可愛的美咲。


還有著那麼一點點無意識的無情。幾乎把他折磨得比連看了100部宇宙級爛片還要痛苦不已。


這樣的美咲,又怎麼能和逆來順受、撫慰人心的女主角相提並論。





Comments: 对伏见来说,美咲就是美咲,是其他任何人或物都无可代替的。他冲动鲁莽,吵吵闹闹,但伏见就是无可救药地喜欢着这样的美咲。


那么这种痛苦,未尝不是甜蜜的。






泰坦尼克:八田照顾生病的伏见。



他心裡深深愛著的人在很近的地方小聲嘟囔著,一邊從後面靠著他,和他睡在一起。


他捨不得說「幹什麼啊擠死了」或是「不如來幹些別的事」這一類自己找抽的話。





Comments: 生病的时候,猴变得比平时更不讲理了呢(。好在美美会照顾他包容他,像太阳一样,以至于一贯嘴贱的猴也不舍得再说出那些刺耳的话。






東京夜未眠:伏见捆走了尊哥死后,难过到失眠的八田。



現在就找一家沒有名頭沒有侍應也沒有廣告女郎的小旅館,把這頭傷心的小野獸裹起來整個塞進布團做成的巢穴裡,在夢裡哭個夠然後醒過來不帶上一滴眼淚——這塵世難道還不夠孤單嗎?爲什麽要增加一個沒日沒夜的病患。





Comments: 睡不着的美美实在让人心疼。好在这时候,总有那么一个人担心着他。在熟悉的臂弯里,安心地入睡吧。


Good night, my little honey.






Be Your (Sugar) Cat:伏见被异能变成猫之后开始蹭吃蹭喝调戏八田的日子。



八田做了個夢。夢裡有隻壞脾氣的黑貓,每天等到他睡著就變成人的樣子睡在他身邊,時不時把他像貓一樣攬進懷裡,一遍一遍親他的頭髮,還在他耳邊夢話似的喃喃說道:


『你啊,就做我的貓吧。』





Comments: 非常可爱!非常大爷的伏见喵和简直化身为猫奴的美美。于是伏见一副懒洋洋不想点回去的样子,就这么赖在美美家里啦!






Where is the key to your heart, sweetie?:手里拿的同样是那间小屋的备用钥匙。



又過了幾年,他整理櫃子的時候,舊衣服的口袋裡不知怎麼的掉出一個東西,叮一聲落在地板上。拿起來一看,正是那把從門前腳墊下挪到窗臺花盆底、變換了無數藏匿地點,卻每次都在最需要的時候都遍尋不著的、標誌著『隨時可以回來』的備份鑰匙。





Comments: Secret of my heart,需要你的那把钥匙来解锁 。






無花果的心:八田妈妈视角的小基佬。由于写作时间较早,八田家的设定跟官方有一些冲突。温柔的单亲妈妈。



——我們家的美咲……總是那樣子,粗心大意的,還要麻煩猿君了……


——請放心吧。





Comments: 后来官方证明了八田妈妈确实是温柔的存在啊,而且非常喜欢伏见,觉得是美美给猴添了各种麻烦。现在HE啦,美美带猴回家,成为一家人吧!关于八田家的描述,除了lsw本体外,见长男和他的亲友lsw特典小册子全员小说八田篇ss






黃金羽毛之劍[1][2]。石板冲击后,唯一的赤组幸存者八田和他的看管者伏见。有点虐。似乎是个坑。



八田從不明緣由的、冗長的沉眠中恢復意識後的第一天早上,當他從背後擁著八田站在軍用研究所宿舍盥洗室的鏡子前面,八田盯著鏡面上的他,那好奇而詫異的、甚至有些陌生的眼神,簡直能把他的心也撕碎了。





Comments: 美美沉睡了十年,伏见就等了十年,一直等到他醒来。而人生又有多少个十年,到底谁才是被留下的人呢。






時光機使用手冊 : Lesson 0:15美掉落到19组所在时空。似乎是个坑。




Comments: 对崭新的异能世界充满好奇的15美,可爱wwwwwwww总有种19组带孩子的微妙感。






HAPPY BIRTHDAY:八田生贺。字母游戏拼接的小短文合集。



“蠟燭啊蠟燭,我真心地希望美咲不要有任何朋友。”


“死猴子這是我生日爲什麽是你在許願還有許這種詛咒似的願望你是何居心是想讓我孤獨一生嗎!!”


“嘖,蠟燭啊,讓我給這個智商不夠用的傢伙翻譯一下:美咲不需要朋友,只要有我就够了。”





Comments: 非常非常的可爱!甜甜的,黄黄的。两个笨笨的虐狗小基佬,出了各种各样的意外状况,比如队长的拉链XDDDD






at the corner:一些巧合的相遇的故事。微礼尊。


Comments: 小兽一样的美美!伏见到底在楼上的房间里干了什么呢,哎呀我真是一点都猜不到呢。继续心疼出云1s。






1/5的香水和成田來未:使用“恋爱香氛”的伏见。



每個月裡總有那麼三十來個日子,想要扔掉工作、把麻煩全都甩給別人、切斷所有的公私聯絡,在迷人的黑闇之中牽著你一路跑去海邊,等啊等啊,連吃人的海妖都鄙視我們狂妄的純情——





Comments: 传说中的恋爱香氛,看起来对美美不起作用呢(。抛下一切,去流浪吧。行李不用太多,两个人一起就好。




來自謊言國:洗掉了八田记忆的伏见。病猴出没。联动凡人生活:If You're Gonna Forget My Name : MISAKI


 



全都忘了吧。


(連同我,也……)





Comments: 贪心地想拥有全部,没有尽头地索求。洗掉一切,从头再来。






我們的關係還好,只是偶爾會想給對方一記上勾拳:闹着小别扭却明显是爱惨了对方的猿美。



——已經連夏末問候都趕不上了。但是,這種時候,該說些甚麼才好。多半句像期盼少半句又太多不捨。不要只有這種優柔的地方才像個大人啊,真是的。





Comments: 明明担心着彼此的嘛。所以,坦率一点吧。明白彼此的心的话,就算经常打打闹闹也没有问题哟。






再會:久别重逢。



他好像難得地有些不知所措,思慮一下,因為不習慣於這種場面而有些動作僵硬;但他最終還是對著比他更加無措的八田ちゃん伸出了手,好像在說著:過來。


世界好像終於放晴了。





Comments: 即便是迟到的重逢,对两个迷路的人来说,也不算太迟不是吗。

有事没事摸个鱼(´-ω-`)
E叔三部曲好棒啊但是手残玩的异常艰难
PC版记不住键位的时候老是摔死。。。

猿美冷门优秀mad合集/个人向

猿美旧粮挖掘机:

强迫症犯了,帮软软做个超链接。已授权_(:з」∠)_




软软香草荚:



   loop以前优秀的猿美老mad很多遍以后开始去翻其他点击稍低的mad,意外的发现了一些做的很棒的,做一个小合集想跟你们分享一下,个人推荐向。
  

【伏八/猿美】why are you my clarity?av2493343
用lsw漫画和黑荣负责的青赤组漫画剪辑的,虽然只是踩着节奏简单的切换图片但是每一帧和歌词都很符合,这个mad我发现的比较早,第一次看的时候被震的不行,随着最后重重几声琴音,伏见看着八田做饭的背影沉沉睡去,心里一颤。



【伏八/虐向】刚才消失的‘我’是骗你的(戏言speaker/官方漫画剪
av1668778

戏言speaker真的很适合猿美,不如说适合伏见单视角。也是简单的切换图片但是每一帧都踏准了歌词,间奏的时候以前猿美同居一起吃火锅,在暖桌闲聊,计划着未来的家这些场景在伏见沉思的侧脸一个个慢慢浮现又消失,这一段我觉得做的很美。画质略低注意。



【K/伏八】Summer Time Record(官方漫画/静止系)av2485752
Summer Time Record是阳炎系列曲其中一首,mad选用的是钢琴女生版,原曲本来叙述的就是伙伴玩耍并且共同成长建立羁绊的故事,所以放在猿美身上也毫无违和。钢琴改编版本来就很安静,加上光影的剪辑和小说选句,就营造出那种夏日的两人安静的隔绝所有的小世界感,两个少年相识相知陪伴成长的故事。mad没有剪到两个人出现隔阂的时候,虽然歌词有暗示两个人的分离,但是整个mad都洋溢着安稳温暖的气氛。看着lsw选句回忆八田对伏见说过的话简直像在看告白……看的时候感觉到了初恋的悸动【真的】。

 

【K×轩辕剑OP】一吻天荒 {夜伊/伏八/双王(尊礼)}请先看视频简介☆
av420176


选曲美,到猿美部分红蓝字幕视角切换很棒,歌词很符合,难得的把两个人内心的纠结都表现出来的虐向mad,剪辑也很不错。大雨滂沱挣脱谁的怀抱那一段特别好看。



 【伏八】我是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欢你「K」av3088979


超甜的mad!!!不甜不要钱!!!甜的看过不少但是这个真的甜到蛀牙!!!恋爱感快要爆炸!两个人的表情都超级可爱!!!推荐推荐!!!最后的漫画剪辑简直是点睛之笔!看了心情就好的mad!


GIGIRI K 用洗脑神曲打开k av4710116


最后来投个毒,不说了,看了就中毒了。


 


 


 


(不知道有没有第二篇,总之先把珍藏的都放出来好了)


猿美冷门优秀mad合集/个人向

软软香草荚:

   loop以前优秀的猿美老mad很多遍以后开始去翻其他点击稍低的mad,意外的发现了一些做的很棒的,做一个小合集想跟你们分享一下,个人推荐向。
  

【伏八/猿美】why are you my clarity?
av2493343

用lsw漫画和黑荣负责的青赤组漫画剪辑的,虽然只是踩着节奏简单的切换图片但是每一帧和歌词都很符合,这个mad我发现的比较早,第一次看的时候被震的不行,随着最后重重几声琴音,伏见看着八田做饭的背影沉沉睡去,心里一颤。



【伏八/虐向】刚才消失的‘我’是骗你的(戏言speaker/官方漫画剪
av1668778

戏言speaker真的很适合猿美,不如说适合伏见单视角。也是简单的切换图片但是每一帧都踏准了歌词,间奏的时候以前猿美同居一起吃火锅,在暖桌闲聊,计划着未来的家这些场景在伏见沉思的侧脸一个个慢慢浮现又消失,这一段我觉得做的很美。画质略低注意。



 【K/伏八】Summer Time Record(官方漫画/静止系)
av2485752

Summer Time Record是阳炎系列曲其中一首,mad选用的是钢琴女生版,原曲本来叙述的就是伙伴玩耍并且共同成长建立羁绊的故事,所以放在猿美身上也毫无违和。钢琴改编版本来就很安静,加上光影的剪辑和小说选句,就营造出那种夏日的两人安静的隔绝所有的小世界感,两个少年相识相知陪伴成长的故事。mad没有剪到两个人出现隔阂的时候,虽然歌词有暗示两个人的分离,但是整个mad都洋溢着安稳温暖的气氛。看着lsw选句回忆八田对伏见说过的话简直像在看告白……看的时候感觉到了初恋的悸动【真的】。

 

【K×轩辕剑OP】一吻天荒 {夜伊/伏八/双王(尊礼)}请先看视频简介☆
av420176

选曲美,到猿美部分红蓝字幕视角切换很棒,歌词符合的虐向mad,剪辑也很不错。大雨滂沱挣脱谁的怀抱那一段特别好看。



 【伏八】我是真的真的真的很喜欢你「K」
av3088979
超甜的mad!!!不甜不要钱!!!甜的看过不少但是这个真的甜到蛀牙!!!恋爱感快要爆炸!两个人的表情都超级可爱!!!推荐推荐!!!最后的漫画剪辑简直是点睛之笔!看了心情就好的mad!


GIGIRI K 用洗脑神曲打开k
av4710116
最后来投个毒,不说了,看了就中毒了。


 


 


 


(不知道有没有第二篇,总之先把珍藏的都放出来好了)